榜样力量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榜样力量 > 正文

从十二群东北黑蜂到黑蜂集团的靓丽嬗变

更新时间:2019-01-02 13:55:10点击次数:54497次字号:T|T

——记在东北黑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事东北黑蜂产业半个世纪老人江洪岩

        在祖国东北边陲有一个小城叫饶河,乌苏里江宛如一条苍穹飘落的彩带在她的身旁静静流淌,清澈的江水,绵延起伏的完达山,茂密的森林,肥沃的黑土地,滋养一方生灵。这里就是国家级东北黑蜂保护区,也是为保护地方优良蜂种而设立的亚洲第一个国家级保护区。
        1918年早春,东北黑蜂引种驯化前辈——邹兆云,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海参崴分3批引进远东黑蜂40余群,在饶河乌苏里江畔的苇子沟定点饲养,历时27年。百年后的今天,其种群已达4万多群规模,定点饲养一千余户,加工企业几十家。百年的历史长河,几代养蜂人为东北黑蜂繁育驯化呕心沥血,在森山老林里不懈耕耘,终身奉献,为养蜂业培育出地域特色鲜明并具有世界四大蜂种主要优良性状的东北黑蜂。在此期间,完达山脉那丹岭林海中芸芸众生的养蜂人演绎着他们各自不同寻常的人生轨迹,共同孕育出的这项蜜蜂育种创新成果,如同亘古风霜切磋的美玉,是饶河养蜂人献给世界蜂业的一颗璀璨明珠,书写了饶河养蜂人浓墨重彩的绚丽篇章。江洪岩就是饶河东北黑蜂保护区中,勤奋探索五十余年,业绩突出的一位佼佼者。
        初次见到江洪岩,是去年入冬的一天。年届七十岁的江师傅,面膛红润,身板笔直,步履稳健,看外表,比实际年龄至少要年轻10岁。他是一个性格内向、沉稳、睿智的老人,从不愿表白身世,更是忌讳宣传他的事迹。初次相见,切入点很关键,为此,我早已拟定从东北黑蜂诞生和重要意义作为突破口。不出所料,一谈到东北黑蜂的历史、世界知名品牌和饶河特色产业前景,他的眼睛就放出特别的光彩,对东北黑蜂特有的情愫促使他打开感情的闸门,娓娓道来他这一生的坎坷而又充满传奇的养蜂历史。

       他原是饶河县小佳河镇东风村一个躬身田垄的农民,当时生产队为发展多种经营,增加农民收入,借助地缘优势,重点发展东北黑蜂养殖,准备筹建生产队首个蜂场。这在当时可是全村的一件头等大事,长期从事单一农业生产农民,看到新的致富门路,大家心情激动,都跃跃欲试。生产队领导班子更是高度重视,在众多报名者中择优遴选。大家一致推荐江洪岩,看中的就是这个年轻后生的踏实、勤奋、特别能吃苦的精神和做事那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当幸运之神降临江洪岩身上,他却犹豫不决、深感忐忑不安,他知道生产队几年的利润积累都在这里,这时大家的心血,开辟这条致富的新路径,众人期盼,责任重大。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养蜂又一窍不通的他迟疑不敢承接。这段经历,虽然岁月的时光已经过去了50余年,但老队长那天对他语重心长的交谈仍让他记忆犹新,“大家认为你是咱们生产队里的优秀后生,领导对你也是进行了长期考察。养蜂属于独立工作,这项工作常年脱离领导和群众视野,需要责任心强、廉洁奉公、勤劳踏实肯干的人。没有技术可以学习,莫辜负大家的期望。”他就这样接过了这份人人瞩目期待的工作。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变,与小蜜蜂结下不了情缘,酿就一生的“甜蜜事业”。


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寒苦来
       一个22岁的青年农民,挑着简单的行装,肩负着使命和全村乡亲们的重托,告别了黑土地,从此与大山为邻,与蜜蜂为伴。给他传道授业的第一个养蜂师傅是姓卜的养蜂老艺人。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学艺不到一个月,这位养蜂老师傅罹患癌症。诺大的一个蜂场的管理就落在他的身上,莽莽大山,十几里方圆内没有人家,空旷寂寞。当时他的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走人,二是坚持。经过一番思考,他选择了后者。没有技术,他就经常循着羊肠小路走出十几里,甚至几十里路,到邻近的蜂场学习。周围的养蜂老师傅看到这年轻后生的诚实、恳切、求知欲迫切,不辞劳苦又谦虚好学的劲头,都被他的这种精神所感动,毫无保留地拿出一生积累的养蜂知识传授给他。蜜蜂的饲养、病虫害防治、蜜蜂分群、放蜂采蜜、割蜜,每个工序都不遗落,问得仔细,师傅们教得认真。初学养蜂,因为不得法,手上、面部常被蜜蜂蜇肿,尝尽了苦楚。工夫不负有心人,得到养蜂经验的真传又加上他自己实践探索总结,很快就能驾驭一个蜂场,边学边干的当年就获得了好收成,为生产队创造了可观的利润,社员们也从中增加了收入。初出茅庐就小有收获,使得江洪岩信心倍增,他决心在养蜂业上为生产队作出更大贡献。不久,生产队决定扩大养蜂规模,在原有基础上再建一个蜂场,并决定两个蜂场都由江洪岩管理。这次他没有推辞,理想的信念支撑着他,能为社员增加收入并福惠一方的成就感鼓舞着他,积累了一定知识和经验的他已是成竹在胸。陡然间,他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人生奋斗的意义。凭着年轻和勇气及越来越纯熟的技术,他创造了当地养蜂奇迹:椴树蜜一季单产250公斤,日上蜜量最高单群突破12公斤;毛水苏一季蜜源单产305公斤最高纪录。为所在的生产队集体经济的壮大和社员收入的增加贡献了一份力量。从一个对养蜂懵懂的青年到小荷才露尖尖角,这暂短时间里他就已是一方养蜂界小有名气的能人。
        1978年是他人生路上又一个转折点,当地公社要创办一个较大规模养蜂场,选拔管理人员机遇又降临到他的身上,这是一次在更大的养蜂舞台上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他卯足了劲,更加忘我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小蜜蜂就是他的生命,大森林就是他的邻居,为了他所钟爱的事业,尝尽了酸甜苦辣,家庭的重担完全交给了妻子,他默默无闻地付出了多少?已是无法用数字统计。他是养蜂业的新兵,但他有着一股子韧劲和先天的聪慧潜质,坚持勤学苦练,不耻下问,以能者为师,几年间就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初出茅庐就崭露头角,成为全县东北黑蜂饲养管理行业内的领军人物。
        “木秀于林,风不必摧之”。适逢改革开放春风吹起,百业待兴,各类人才短缺。为保护培育东北黑蜂,1979年县政府成立东北黑蜂原种场,急需一批养蜂技艺高超的技术管理人员。从农村户籍转为城镇户籍,从农民转变为工人,这在当时是非常令人羡艳的事情,多少人都在想法设法为自己或亲人谋取这一位置。江洪岩与他人一样,也有这种奢望,毕竟是人往高处走么。可他没有人脉关系,对美好理想的追求只能默默埋在心头。但命运之神却偏偏眷顾他,别人是千方百计托人找关系,他是坐在蜂场等来一张录用通知书,这让养蜂汉子江洪岩激动不已,也为他今后的事业走向辉煌开辟了新路径。
        他不善言谈表白自己,但他知道感恩,不用扬鞭自奋蹄,勤勉敬业已融入进了他的血液。建场初期条件艰苦,他苦活累活抢着干,把每一群东北黑蜂原种当做自己的孩子,百般呵护,精心饲养。他负责管理的蜂群,蜂群最旺最壮,分群繁殖的数量最多,产的蜂蜜也最多,多项指标创造了历史新高,建场伊始他就业绩频现。

        作为东北黑蜂原种场的技术骨干,他知道保种和提纯复壮是东北黑蜂存续的关键,是立场之根本。为增加集体收入,也为了开展南北地域采蜜科学实验,1979年12月他踏上了去广西南繁实验路程,并主动承担最繁重又责任重大的蜂群南繁实验运输任务。到达天津车站编组时,由于车站方的指挥疏忽,他一行的伙伴吴龙同志有被车门夹伤的危险,在此危急时刻他忘记自身的危险,竭力呼喊维护同伴安全,自己却被流放的闷罐车门霎那间就给挤掉了四个右手指,当时就昏厥了过去。经过抢救,手指是接上了,但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手术不理想,又连续做了四次,每一次都要忍受十指钻心般的阵痛,最终四个手指还是功能不全,落下的残疾成为他一生的伤痛。挫折和肢体的残疾并没有使他意志颓废,在“甜蜜事业”他仍继续探索奉献。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

        在实践中,蜜蜂的很多感官现象,靠常规经验已无法解释,江洪岩深感知识的贫乏,渴望有读书学习的机会。“好像上苍有意偏爱他”,他如是说。一次偶然机遇又一次降临他的身上,牡丹江农校招收为期一年的《全国蜜蜂育种和人工受精学习班》,全县仅有的一个名额,县领导推荐表现突出的江洪岩,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的他踏上了学习之旅。全班32名学员,有大学毕业生、有科研部门的技术员、有蜜蜂中等专业的基层管理人员,他这个仅高小文化是最低的。遗传育种课程、数学公式、英文单词,对于他就象天书。勇于拼搏不服输得精神再次使他去迎接更大的挑战。他的付出超出了常人的想象,每天学习十五六个小时,没有星期节假日,全力以赴在学习上。工夫不负有心人,一年的紧张学习下来,他顺利地完成了学业。有丰富的养蜂实践,再加上理论的武装,给他追求的“甜蜜事业”插上了翅膀。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养蜂工作远离人群社会,很多人忍受不了孤独寂寞难耐,有关系的黑蜂原种场工人纷纷跳槽转行,但江洪岩把小蜜蜂看作是须臾不可分离的朋友,收音机是他在大山里消除寂寞的伴侣,从新闻中他能了解国际国内发展变化,增长见识,自寻快乐,为养蜂业奋斗的信念始终坚如磐石。
       时间进入到改革开放年代,场里实行养蜂包产到户。当时他有更好的选择,上级领导信任他,提议由他任场长,他淡泊世俗功利,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他是因公致残,可以在后勤轻松岗位端“铁饭碗”,这些他都抛弃了。他毅然地和其他养蜂员一样承包12群东北黑蜂。养蜂业不稳定、风险大,需要过硬的技术、韧劲和勤奋。承包后,很多职工养的蜜蜂连续亏损,发展难以为续;更有的整体蜜蜂绝产死亡。他是一花独放丛中笑,不但保住了承包蜂群底数,而且群数逐年扩大。他的经济算盘打的好,蜜源充足的丰年,全力以赴投入饲养蜜蜂并努力繁群;平年和歉年则保本经营,广开致富门路;闲暇时间利用林区丰富的资源,他带着老婆和两个儿子全力以赴投入种木耳、采山野菜、采药材、采蘑菇、捡木耳,什么能挣钱就做什么。“昼出耕田夜绩麻,春庄儿女各当家”,在他的言传身教下,两个儿子从小就知道帮助父母做力所能及的劳动。每到寒暑假,两个儿子就与他一道管理蜂群、做副业活。别看他是四个手指残废人,几十米高的参天红松,蹭蹭几下就爬到顶端,采摘下的松塔比一个健全的人还多。采蜜繁忙季节,他一个人顶几个人的工作量。

        说起这段历史,他总是感慨颇多,是党的改革开放富民政策给了他用武之地,是邓小平南巡讲话鼓起了他经商念头。有了一定资本积累的他,不满足于现状,看到林区生产出来的雪白椴树蜜价格低,销售不畅。于是,他就想做生产型和商品流通型兼容买卖。他靠做人的诚信和过硬养蜂技术建立起来的良好人脉关系,搭起蜂蜜流通桥梁,以高于当地价格收购,转销给内地加工厂,蜂农的产品有了销路,利益得到保证,他也从中获得收入。他就是这样咬定青山不放松,契而不舍,奔波忙碌,靠扎实的技术和勤奋的劳动,为自己心爱的东北黑蜂业夯基垒台,积厚造势。


凤凰涅槃,破茧成蝶
       父母是孩子的最好老师。在江洪岩的言传身教影响带领下,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当地的企业家。从12群峰到东北黑蜂集团得嬗变,积淀了两代人的心血。他从一个躬身田垄的农民到养蜂员,又到国营养蜂场的技术骨干,再到自主经营蜂场,最后协助儿子建立东北黑蜂保护区最大蜂产品加工航母——综合性东北黑蜂集团有限公司。这是一个从家庭小手工作坊,到占地近20公顷的厂区,现代加工流水作业的厂房一万多平方米;从简陋的泥草房,到高楼大厦;从简易工具,到引进外国先进设备;从家庭父子单干,到各类技术精英和员工组成的近百人团队;从单一蜂蜜加工,到蜜产品系列,山产品加工,蜂箱、蜂机具加工,及进出口贸易的现代企业集团。公司的《饶蜂系列蜂产品》被评为全国蜂产品银奖,世界蜂产品德国大会上被评为金奖。他的大儿子,集团公司新的掌门人~江威荣获中国青年企业家称号,还兼任本地县人大常委。他一路走来,酸甜苦来集于一身,坎坷风雨相伴随,正应了:天道酬勤,地道酬善,业道酬精,学道酬苦。他是成功者,是不挂名的东北黑蜂保护区黑蜂集团公司编外顾问,是集团公司的奠基者,大儿子~江威是在他的肩膀上摘取了皇冠。泰戈尔说:“花朵的事业是美丽的,果实的事业是尊贵的,但我更愿做一片绿叶,绿叶的事业虽然默默无闻,但依然神圣伟大。”江洪岩就是东北黑蜂集团公司的绿叶、铺路石。就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一片光明,圆一生的“甜蜜事业梦”。
        聆听岁月,感怀今朝。已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之年的江洪岩,仍壮心不已,2018年东北黑蜂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他将一生收藏整理得珍贵标本、图片等展示给众人,让那段他所经历的激情岁月所形成的黑蜂文化传播于世。(马吉成 刘胜范 杨启坤)

0
中国民生经济网 (编辑:)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本网声明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中国民生经济网为非盈利、公益性资讯类网站,所发布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弘扬主旋律。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请读者自行判断、核实和参考。
若有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发布的图文及影像内容,敬请告知,以便及时安排撤稿和删除;
若信息发布十日内,本网站未收到书面异议,则视为该信息著作权人默认和支持本网站的公益性发布行为。


Copyright @ 2012-2088 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永兴巷15号四川省政府综合楼 中国民生经济网 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号:蜀ICP备13004824号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 四川省民生研究会 | 主办:四川省民生研究会经济专委会
爆料投稿:QQ2381208516 / 邮箱:zgmsjjxww@163.com 电话:13348900167
官方(新浪)微博(民生经济网 http://weibo.com/3949705932) 微信订阅号:zgmsjjw 中国民生经济网